文史

曾经的黄金时代

2016-04-26 23:47联合网分享

原标题:曾经的黄金时代

  16世纪中国景德镇制瓷壶和瓷盆

  18世纪印度德干制彩绘壁饰

  17世纪中国景德镇制印有盾徽的糖果瓷盒

  日前,美国迪美博物馆联合荷兰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举办“17世纪奢侈的黄金时代——阿姆斯特丹的亚洲外销艺术”展览,聚焦和探索这一时期令人着迷的、充满着商机与创新的亚洲外销艺术品,展览展出了200件艺术精品,包括绘画、纺织品、陶瓷、银、漆器、家具、珠宝和书籍,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展品为借展,分别来自英国、瑞典和荷兰皇室、荷兰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以及欧美的一些艺术收藏机构。这些文物表明17世纪的亚洲奢侈品对荷兰艺术和生活产生的变革性影响。

  迪美博物馆力图呈现对荷兰黄金时代研究的新视角和新观点,迪美博物馆副馆长何琳达表示,在展览的设计和呈现上更加关注如何讲述故事,以及通过文物来展现历史事件中所涉及的人物。“我们以故事和人物作为核心主题来组织这些展品,主要把人物分为:在脉络中起桥梁作用的人、思想家、有时尚感的人,每一种类型都有核心人物。比如起桥梁作用的人物,主要就是展现当时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人们。”

  贸易发展促进东西艺术交流

  迪美博物馆和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分别建于1798年和1799年,建馆时间仅相差一年,因此,两家博物馆都有着早期国际贸易的丰富藏品。和阿姆斯特丹一样,迪美博物馆所在的塞勒姆小城,是一个思想、商业和文化中心,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能够了解更广阔的世界。美国的第一个由远航的船长成立的“东印度海洋协会”,便是迪美博物馆的前身。这些勇敢的水手、商人们往返航行在好望角和合恩角,从“富饶的远东港口”带回了艺术品、文化以及对新世界的认知。

  “奢侈的黄金时代——阿姆斯特丹的亚洲外销艺术”展体现了荷兰人是如何发现和重视亚洲外销艺术品,并将它们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时尚的荷兰男士们很快就开始穿上日本的丝绸长袍,女士们则在客房中摆放亚洲奢侈品,并将中国饮茶的习俗引入社交活动中。充满着异域风情的亚洲外销艺术品极大地激发了荷兰人对精致生活的追求,如中国的青花瓷、日本工艺繁复的漆器盒、印度的宝石,以及刺绣织品、象牙扇、珍珠等。由于这些奢侈品的原材料不产于欧洲,再加上其新颖独特的设计风格,使之备受追捧。

  “可以想象,这些进口的亚洲艺术品在荷兰激发了无限的灵感和惊喜。”迪美博物馆的亚洲外销艺术策展人卡琳娜说:“它们带来了新的色彩、图案、材质,提供了新的触觉乐趣,比如瓷杯中饮酒、穿着薄如蝉翼的丝袍,这些美好的艺术品无论产自哪里都会受到追捧,但如果是来自另一个遥远的国度,会更加增添它们的价值。”

  荷兰东印度公司(VOC)是17世纪世界上最强大的远洋贸易公司。在其最鼎盛的时期,VOC雇用超过4万名员工、拥有100余艘舰船,在亚洲拥有超过600个站点,辐射好望角到日本的贸易网,公司最早从印尼马鲁古群岛进口香料,之后很快在亚洲建立贸易网络,运送昂贵的纺织品、漆器、瓷器和香料。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全球贸易无疑促进了东西方艺术的交流。中国景德镇和日本有田的陶工,巴达维亚(今雅加达)的银匠和苏拉特的纺织印染工匠都为了满足荷兰人的亚洲概念,而调整艺术品的设计和型制。

  设计创作中融入亚洲元素

  荷兰黄金时代的画家包括伦勃朗、威廉·卡尔夫、扬·斯特恩、彼得·克莱兹,他们很快将这些进口奢侈品中的亚洲设计元素融入自己的创作中,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认知的荷兰风格,正是这些微妙且出人意料的细节之处,印证了荷兰与亚洲的深刻联系,扬·范德海顿的作品《房间角落的珍品》是这类艺术形式的生动体现。画面中天文地球仪和地图册都是荷兰贸易蓬勃发展的产物,而中国的刺绣桌布、土耳其地毯和日本瓷碗和武器则透着一股亚洲风情。

  这些感官体验激发了荷兰艺术家的创作灵感,除绘画以外,亚洲风格不断启发荷兰艺术家在各种媒介中模仿、创新和整合,静物画和代尔夫特蓝陶也许是最典型的例子。但此次展览还包括最高级的家具、纺织品、漆器、银器,以及荷兰设计在其他领域的创新。荷兰艺术家善于将不熟悉的设计元素和技术,有时甚至把亚洲艺术融入他们的创作中。

  展览还展示了荷兰当代艺术家柏克·德弗里斯的几件作品,作品《记忆血管》将中国瓷器和荷兰代夫特陶器的碎片重塑在玻璃瓶中。展览以柏克·德弗里斯2015年创作的《家园,蓝色和白色》收尾,此件作品是迪美博物馆委托其完成的,是由早期荷兰和亚洲陶瓷的碎片组合拼接而成的17世纪荷兰共和国地图。

  迪美博物馆拥有十分全面的亚洲外销艺术品,共1.9万件,涵盖了15至20世纪中国、日本、印度、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各国的艺术品。由于过去25年间的战略性收购,还从一些荷兰藏家手中收购了一些亚洲外销艺术精品。此次展览中的30件精品分别包括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精美织物、镶嵌有珍贵宝石的日本螺钿漆器,以及为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17世纪80年代)约翰内斯·康派斯定制的中国外销瓷。荷兰同日本的外交关系可以从一件荷兰风格的镀金皮革和羊毛制作的日本武士羽织中窥见端倪。此外,迪美还收藏了早期针对葡萄牙市场制作的艺术品,这是荷兰开始远洋贸易的前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